品牌推广

《中国小康》走进西安灵草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
发布日期:2017-05-24

   

陕西省安徽商会常务副会长单位,世龙国际·西安灵草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是由中医外治名家、手足皮肤疑难杂症专家汪世龙先生于1999年创办,总部位于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是由高科技专业人才组成的集研发、生产、销售、服务、培训为一体的集团化公司,旗下有安灵草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安徽世龙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及分布于加拿大、瑞士、美国的三家海外合作机构等。

企业一直秉承“大医精诚,造福民众”的理念,致力于外用医药健康产品和中医外治法的研发与推广,现拥有世龙世家手足健康护理连锁和汪记世龙膏药连锁两大品牌连锁项目。

今年,由中国小康建设研究会主办的《中国小康》杂志,走进西安灵草生物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对汪世龙董事长进行了一次深入的采访,让更多人了解西安灵草,了解汪世龙这位大爱精诚的医商。

中国小康:请问汪董,您的企业“双创”是怎样先走一步的?

汪董:记得今年“两会”上有人问总理关于双创的相关问题,总理说,“双创和许多新事物一样,发展过程当中一些方面、一些企业会遇到挫折,但是大方向是正确的。”因为只有创新才能生存,因此必须要创新。国家现在一直强调要由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实际上就是强调技术,技术如果不领先的话,依靠大批量资源投入的发展方式,或者靠人口资源红利来扩大经济总量的发展方式已经不行了,现在靠的是技术的提高。总理也讲了,要靠高产品的质量走出去。那么,作为我们企业来说,已经做了18年多,虽然现在看上去不那么起眼,但蕴藏着很多重要发展潜能,最重要的就是竞争力。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它的竞争力,我们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科学技术,就是我们的科研能力。技术好,更要创新。

我是做手足健康连锁服务的,我的产品要创新,我的服务要创新,而且这种创新是技术含量上的提高,不像虚假广告以不诚信的服务方式或者某种降价类的营销方式上的提高,我们的创新是技术水平上的提高,服务水平的提高,而产品效果要提高,都要通过创新来实现。

实际上,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这几年,发展道路与过去比是不一样的。过去是靠比较粗放式的发展,现在是集约化的经济。总的来说,是通过市场。作为我们企业来说,技术创新,服务完善,科学管理,保证我们能走在前面,生存和发展的越来越好。

中国小康:其实您的企业从一开始就从事的是现在所说的“双创”。

汪董:就我们企业来说,全国两千多家连锁店,是很典型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双创”发展模式,我们吸引了很多人都来创业。与很多企业不同的是,我们企业谁都能做生意、任何人都可以来当老板,我们开连锁店就是这样来做的。当然,并不是说什么都不做谁都能当老板,而是谁都能通过知识的学习、能力的提高来当老板。


中国小康:这就是通过学习,创业实现脱贫致富,走上“小康之家”的创业之路吧。

汪董:我们公司成立18年以来,开始的时候,在营销上走的是OTC模式,就是在药店里面销售。后来,我们发现其实更适合走产品+服务模式,走连锁经营模式。连锁模式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得有更多的人来做。而全国进行加盟连锁,靠的是一帮人带一帮人。我们这些连锁店很多是顾客使用产品后效果好,顾客自己的手足难题得到解决后,觉得产品很棒,从而看见了很大的潜在市场,他就开始学习,就来加盟开连锁店。还有的是,店员帮店长的忙,也发现产品效果明显,销售的挺好,他自己就主动要求加盟开店。所以,真正是靠产品独特而显著的效果,推动我们的连锁发展起来的。

这样发展起来的最大特点是什么呢,是培育一批知识型农民。我们企业的人员70-80%是农村来的有一定文化知识的青年人。这些青年人有两个发展方向,如果继续在农村待,他们又不愿意种地;如果来到城市,他们又算不上是有较高学历的人或有技能的人。但他们这些人呢又是比较有上进心的,如果在城里只打工干力气活儿的话,对他们的知识对整个家庭的收入都没有什么大的提高。我们企业正好解决了这个难题。

中国小康:你们企业对有一定文化知识的农村青年进行专业培训,掌握一些技能,从而实现自主就业和创业,对个人是难得的改变命运的机会,对企业是增加发展壮大的活力和动力。

汪董:是的。从年龄段来看,20岁到35岁之间的农村青年是最多的,那我们正好有条件对这些可以称为新型的知识型农民进行系统的培训。他们在我们企业这个团队里,经过医学基础的培训、专业技能的培训、管理知识的培训,变为知识型的农民、甚至是专业型农民、技术型农民。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们企业为就业,特别是为从农村来城市打工的这群人的就业,开创了一条非常好的路子。这些农村学历偏低,没办法去条件好的企业上班,因为他们又读过一些书,不愿到农村待,那么像我们企业,培养了他们从业的技能,正好给他们提供了创业发展的平台。

这个平台,第一给他们提供了就业;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把他们培训成了有知识有技能的知识型农民。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我觉得我们这个团队像个技校,就像过去国家办的那种技校。

中国小康:过去的技校就是高中或初中毕业考不上大学的,国家为了使他们具备一定的技能而建立的。那时候国家缺知识型人才,技校曾经是很火的。

汪董:我们企业继承和发扬了传统技校的某些优势,无形中把这帮人带入了自办的技校,带来了三大好处:第一,我们为国家解决了部分社会就业问题;第二,我们把这帮人培养成了有技能的青年农民;第三,他们自己当上了老板。他们普遍觉得我们企业这个平台能赚钱,又是诚信靠的,因而创业激情高涨。其实,不光是他们,他们的家里人及亲戚朋友,以及跟他们同龄的一些人,都被带到这个行业里来了。一个店5个人,店越来越多,就把整个团队都带起来了。就这样,再慢慢延伸、扩大。从2003年正式开连锁店开始,从几十家店到几百家店,再到现在的两千多家店,我们实际上已经直接培训了几十万人次,直接带动就业的人员也达十来万之多。从对社会的贡献上来说,我感到很欣慰很开心,让这些没有高学历的人走向就业走向社会,为国家培养出了一批有一定技能的人。在这方面,我们不光教会了他们知识,还教会了他们管理和工作方法,从而保证了他们能够创造出显著的工作效率。


中国小康:现在实行农业供给侧改革,不仅是农业要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实际上我觉得这句话不只是这么简单。农业也需要专业性的人去做,需要有知识的农民。

汪董:是的。现在不像过去,农民知道种田,知道每个季节要干什么,这种知识没有系统性和前瞻性。现在你想要把地种好,有知识和没知识是有很大差别的。我觉得农业的供给侧改革,除了产品结构要调整之外,还需要农民有知识。像城里面的人来包一块地,他不一定懂,农村的人对市场需求的预判方面又不太专业。我们的团队里,40-50%的人都是通过专业培训达到中专以上学历的,越来越多有一定知识的人愿意加入企业的团队,我们就是要把这些人培养成懂得如果研判市场需求的人,这样,我们如果再回到农村,想继续从事专业,就会懂得怎样把农业产品做得更好。我觉得农业供给侧改革,人才是重要的因素。

中国小康:您这个见解是很有新意的。一般不会谈到人才这个方面。

汪董:国家层面的农业供给侧改革,其实就是供给不够合理,比如粮食,水果,有时候供给多了,而且质量达不到标准,供给的产品不是市场所需要的。但是懂得研判市场需求,懂得经营管理差别就是很大的。所以,农业供给侧改革需要考虑到人才这个重要的因素。

城里很多人不愿意到农村去干活,农村里剩下的老弱病残比较多。我们的思路就是培养尽可能多的有技能、有知识的人,去种那些荒芜的地。农业供给侧改革也应该把合适的人才带到这些地方来。

高质量的产品需要有技能的人来做,我觉得培训这些人才进行转接,应该是很重要的。职业型农民,就是指职业是做农民的,前提是他得懂农业,而且他愿意做农业。把这些人进行培训,让他们自己去创业,真的是在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的。我自己很多时候都想到农村去做这件事情,因为现在农村生产力很低,需要有人去管理,如果我们企业每年为农村培养一大批有知识,技能的专业型人才,可以想象这样的生产力会有多少提高,影响力会有多大。

我觉得国家层面的农业供给侧改革,主要应该针对农业人才资源,怎样掌握和利用这些资源,都应当进行分析和调配,这会对供给侧改革有很多的促进作用。

中国小康:你们企业将人员培训和企业产品的发展结合起来进行,很有新创意。

汪世龙:从新闻中我了解到国家今年要解决将一千一百多万人的就业问题,解决就业问题成为国家最大的难题。

通过我们企业的发展模式,掌握起来不难,又具备一定的技术性,使青年人经过努力实现有车有房的梦想,提高实际生活水准,达到小康社会生活水平,不仅他们的家庭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医疗,教育也都有了切实保障。

有一种现象值得注意,在安徽、陕西、湖南、云南这些经济欠发达的地区,我们的连锁店反而开得多,这是因为那里的年轻人更能吃苦,创业需求和吃苦精神更高。同时,也由于我们企业是做健康产业的,技术难度相对不高,只要踏实肯干,收益很快,也容易为这些农村青年提供创业机会。


中国小康: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健康对国家民族乃至于个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请问汪董,什么原因促使您专门从事手足健康的研究和普及推广?

汪董:我本科是从安徽中医药大学毕业的。之所以选择学医,首先源于家庭祖辈的熏陶。我家里祖上好几辈对中药都有研究,小时候,就常见家人在田间地头挖一些植物来,就可以治病,比如用黄花(中药蒲公英)治乳腺炎,用牛舌草治病就很有疗效。当时,我感到很神奇,就对中医产生了兴趣。最后考大学的时候,我就自己报考了中医药大学学中医。毕业后,我实现了自己的理想,当了一名医生。

选择专门研究手足健康,源于1991年安徽发大水,当时,我报名参加了医院组织的医疗救助队前往灾区救护伤员。灾区不光皮肤病爆发,还有灰指甲手足病也非常多。我就开始关注和研究这个看起啦是一种小病,但对人身心的危害和影响却很大的病。我先请教这方面的专家,结合有关医学机理和临床治疗的经验,终于研究出了治疗灰指甲的有效方法,拿到了好几项这方面的发明专利。

我感到最开心,我能把灰指甲这个顽疾治好,很有成就感。医学上有句话说“内不治喘,外不治癣”,内病里喘很难治好;外病中癣,特别是甲癣很难痊愈。患了灰指甲不只是看上去难看那么简单,它让人觉得这个不卫生,品味有点低。还会严重影响人的身心健康。所以,当灰指甲痊愈时,患者都非常开心和感激。没有亲眼所见,你不知道患了灰指甲被治好的人有多高兴。当然,能为患者解除病痛和忧虑,作为医护人员也由衷地高兴和自豪。从那时起,到目前为止,我们已治好了大概有一百多万人患有的灰指甲。手足癣、甲沟炎,这也是我们为全民健康所做出的一些贡献吧。

中国小康:我们了解到,你们特别注重手足健康的预防和护理,这样做,对全民健康很有现实意义。

汪董:是的。我们企业现在已经连续四年举办了“最美指甲”比赛。我们让顾客和店员组队参加比赛,那些有难度的手足特别是指甲防护的效果好了就有奖励,对店员有奖励,对顾客也有奖励。这样做的意义在于,第一,我们有信心给顾客带来指甲的健康和美丽;第二,我们希望人人都能够有健康的指甲,鼓励顾客来接受健康护理服务。一开始有人还不相信,后来大家发现我们真的能够完全解决这些手足难题,就彻底信服了。

中国小康:提倡健康的生活习惯和有效的预防措施,往往比被动消极的治疗更重要。

汪董:生活方式健康,手足要干净,这对疾病的预防很重要。作为一个学医出身的人,能为全民健康做些事,是应该的。现在,国家重视实体经济,我们企业就是实实在在的实体经济,是通过自己的劳动换取收获。

中国小康:我们注意到,您一直说自己是一名医商,您所说的医商不是简单的医生加商人吧?医商的涵义是什么?不少人,包括一些企业家和政治家及专家学者,有意无意地把商业和别的行业对立起来,而您却不回避这一点,一点有自己独特的见解吧?

汪董:我对自己的人生定位是,做一名大爱精诚的医商。之所以这样定位,首先因为我是一名能够救死扶伤,为患者解除病痛的医生,但这还远远不够,做一名好医生,可能为成千上万的患者解除病痛,但无法保证更多的人健康。所以,必须借助商业经营和管理,利用市场化所能产生的巨大效益,才能够实现顾客最大化和防护效果的最大化,保障健康的人群最大化。我如果只做一名专门治疗灰指甲这个顽疾的专家,自己开个门诊部,或在某个大医院做一名名医,也会有成就感,也能提前过上我们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小康生活,但这不完全是我所追求的。我要为更多的人,解除痛苦,保障他们的健康,因此我就选择了办医药企业。这样,医商的结合,不仅能够使我悬壶济世的理想得以实现,而且更为重要的是,我能够为一百多万人解除病痛,介绍手足健康预防的人越来越多。同时,我还培训了20多万知识型农民,为数千人解决了就业,引领他们提前过上了以前连想也不敢想的小康生活,这就是我矢志要做一名医商的初衷!


中国小康:您做医商是有遗传基因的吧。您属于新徽商,现在还担任着陕西省徽商协会常务副会长。传统徽商不只善经营,“遍地徽”,而且还特长医学,这在十大商帮中是绝无仅有的。新安医学是很有名的。

汪董:徽商是明朝时期崛起起于徽州地区的中国十大商帮之首,有两个特点:一个是经商,一个是行医。我们家族也是这样,汪氏从明朝开始就有很多显著的人物,你去看宏村的汪家祠堂,里面有很多名人。安徽的汪氏祖辈里学医和经商的很多,尤其是重视和讲究孝道。首先要求子弟要懂一些医学,这样父母老了的时候有病才能够治疗,因而明朝著名医家《外科理例》的作者汪机就在家训中特别强调“弟子不可不知医”。我上学的时候,学到过有个人叫汪昂,写了本书叫《汤头歌诀》。汤头歌就是配方,比如我们说麻黄汤是由什么配成的。汪昂是新安医学的代表人物,新安医学是徽商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共同特点就是诚信和大爱。新安医学倡导医生的大爱之心,“医者父母心”,应该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为病人看病。我记得我们上学的时候,老师上的第一堂课就是医生的职业道德。医生看到病人痛苦,就像心疼自己的孩子一样,医生讲究的就是这样的大爱。

我把自己叫做医商,就是利用自己的医学知识来经商的人。《世家商训》里说,不要着意欺诈,因为我们觉得诚信是很重要的,而且还要讲究大爱之心。我经常给我们的员工讲,我所写的即是我所想的。虽然有时候做出来的没有那么好,但是我们的想法还是好的,我们是有美好的愿望的。

中国小康:医药保健产业是二十一世纪的朝阳产业。当不少医药保健企业由于先天不足和后天发育不良,不是流星一样流逝,就是默然风光难再时,世龙国际集团却能够做到18年以来持续发展壮大,靠的是什么?您提出“科技兴业创新生存”的发展理念是否起主导作用?

汪董:刚刚也谈到了,我觉得我们企业能够做到近20年,最重要的就是坚持了技术创新和诚信经营。

做营销,要能够满足顾客的需求。我去全国各地给大家讲课,说到什么是营销,强调营销的本质就是劳动交换。交换是古老的营销方式。远古时期没有营销,当有了物质剩余的时候就产生了劳动交换,产生了货币,货币成了一般等价物。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奴隶社会里的剥削就是劳动成果被人窃取,是因为劳动生产有了剩余价值。商业发展起来后,除了自给自足的劳动,还有劳动交换的方式,实际上就是商业的方式,就是营销的方式。因为营销就是发现需求给出需求获得回报的过程。

想让更多的人选择你的产品,你就要懂得营销。我刚才讲到了科技和诚信,你首先要找到顾客的需求,像我们手足护理行业的需求是确定的,日常的起局生活必需的,是很重要的。你可能感觉到它科技含量不高,而实际上这里面有很多的是通过科技来解决的。第二个说到诚信,就是要告诉顾客一定是真的,甚至做的应该比讲的还要好,这就涉及到科技水平。

我反复强调,我们公司国家发展不能搞低水平重复,要靠科技兴业创新生存。过去我们国家发展靠资源优势,现在要靠科技优势走出去。不能靠粗放的量来发展,要靠优质来发展。国家就是这样,企业也是这样。科研能力要提升,不能靠夸张吹牛,能力体现在科研水平上。

我为什么总是讲创新生存呢,就是给大家一种危机感,让你觉得不创新就活不下去了。天天要有如履薄冰的感觉,就能钻研出可创新的点在哪儿。没有科研能力就没有竞争力,讲发展就是很难的一件事。这么多年来,我们企业的产品每三到五年就要更新换代一次,产品、服务、技术、培训,三到五年都要更新一次。如果不这样做,就不能走在竞争的前沿。创新,通过“双创”带动许多就业岗位,这种思路也是一种创新,我自己深有体会。

先贤管子说,仓实而知礼节,我现在特别强调:科技强才能走向世界。

中国小康:我们注意到世龙国际集团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从来不制订销售指标,因为有制度化管理在保障。你们实行的“无遗漏工作管理系统”,很有科学性和独创性,值得借鉴和广泛推广。这个管理系统是怎样设计和保证实施的?

汪董:管理对企业的重要不言而喻。3个人5个人做一年两年可以,这么多人做了18年多,所涉及到的管理问题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科学的管理出效益,保证团队朝着共同的目标高效率地工作和发展。

我不是学管理的,是学医出身的,碰到有的管理问题,也经常觉得很头疼,因此请教了不少管理专家。我们认为管理最重要的目的就是“安人”。因为劳动成果是由人来创造的,只有员工“心安理得”了,他才会好好工作。所谓“心安”是他要觉得心被安定下来了;所谓“理得”是他觉得在这里工作是公平公正的。所以说,管理短时间是为了效率,长期来说就是“安人”。

中国小康:制度化保障员工的安居乐业固然重要,引进竞争机制,激发员工的创造力尤为重要。你们企业是怎样做的?

汪董:我们企业对员工的工作和待遇原则是“有本事你来拿,拿不到怪自己”。我曾经就管理要量化举例给 他们说:百米跑步比赛,我们看到的是谁的速度最快,大家同时起跑,第一个到达的就是第一名,第二个到达的就是第二名,这样,公平合理,他们就不会埋怨,他们不能抱怨鞋不好,跑道不好,因为考核的标准非常清楚,所有的人想的都是怎样跑得更快,而不是去抱怨。我认为管理是要有标准,考核的标准要量化要明确。我的基本理念就是员工不漏事、不忘事、不误事。我们企业实行的“无遗漏管理”制度,保证的就是员工们不误事。我常说我们的工作有四个步骤:第一步是有哪些事把它列举出来,第二步是如何做,第三步是谁来做,第四步是做不好了怎么办。

我们还建立了反馈机制,即时更新。为了不漏事、不误事,我还专门制定了“领导和员工的基本要求”,提到了员工和领导的责任要分清。领导要为员工制定明确的工作计划,也确信员工知道,以防止责任不清,领导没交代的不能怪员工;员工必须要对公司所有的流程清楚,必须知道自己的岗位职责,这样就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管理系统。

这样把职责分清,做得好有奖励,效率才能提高。通过这样做,那些推诿扯皮的、抱怨的就少了很多。就像我之前提到的百米赛跑,前提是把规则给大家讲清楚。这样以来,就不会有人说我跑得最好看就应该得第一了。现在我们处在智能时代,大数据以很低的成本轻易就能解决很多问题,而以前靠人来分析解决问题的效益无法与其相比。还有模型,用一个模型分析,很快解决了很复杂的问题。我们的“无遗漏工作管理体系”也是长期管理总结的结晶。员工做到不误事,做事的准确率提高,公司的整体效益自然也就提高了。

中国小康:今年是“十三五”的深化之年,也是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世龙国际集团的新发展正当其时。请展望新发展的愿景。

汪董:我们现在用的有些设备是德国制造的,我们国内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技术,尽管看起来小,还是有一定科学含量的。从手足健康护理角度来说,欧洲和日本是我们学习的方向,尤其德国人做得不错。我的想法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能生产出像宝洁一样的知名品牌呢。也许你听我讲,我的规划是不是我再把连锁店开多少家,实际上开多少家是一回事,多赚点钱又能怎么样。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只知开店不知反思和追求科研进步的企业,就像过去的暴发户一样,你有钱但是你是没有文化的、没有知识层次的人。

我想把我们企业做成有高科技含量的 ,能够走出国门和世界科技水平并驾齐驱的品牌。比如说我们知道婴儿类的产品有强生,洗护类产品在我国都没有被划分得很清楚,像隆力奇、大宝等,但没有更知名的品牌。手足健康护理行业听起来好像没什么科技含量,实际上也是大有学问的。我们想要成立研究所,做手足健康护理方面的产品,做洗护类的产品,能不能做到、什么时候做到还不知道,但是我想做这件事,虽然有很多困难,总体来说我还是觉得是件快乐的事。如果以后别人提及中国的手足健康护理会想到我们的品牌,如果这类产品的技术专利我们占有不部分,我觉得非常荣幸和自豪。我想要为国家解决更多的就业问题,想要让我们团队的员工感觉到自己真正在一个科技含量比较高的企业里面工作生活。

去年我在上海参加了一个中国医保进出口协会,后面我就主动申请加入了这个协会,因为他们是在和国外企业做生意。我们完全可以搭一带一路的便车,我觉得中医是很有前景的,但要走的路也很长,机会摆在那里,去不去为之拼搏努力就看我们自己的内心了。我们目前就在着力于在线上影响力的打造,以前我们活动在线下,现在计划把品牌在线上推广,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我们的品牌,知道我们是谁,我们是干什么的,找到我们,满足更多人相应的健康诉求。


本文中采访部分的内容转载自《中国小康》2017.3总第25期。

  • 会员单位链接
  • 兄弟商会链接
  • 其他友情链接